龙腾全本已完成小说 > 网游小说 > 悍妇,本王饿了! > 章节目录 144 百岁老臣之怒之喜之震惊!

章节目录 144 百岁老臣之怒之喜之震惊!

推荐阅读:禁锢:因为是他因为是我皇太子恋爱告急浴火重生:凤凰涅槃为祸天下之吾乃特工召唤师玩转古代:冷酷神宠难驯服传闻中的BOSS大人泡秘书【穿越】下辈子,我一定嫁给你。(日更20章)王爷太腹黑:奴婢要翻身(日更20章)暗夜杀手:慢半拍女佣狂妃要休夫:拒做替身妃

    威严的皇宫之中,摇曳着烛火的未央宫里多了几分人气,但同样也多了几分萧杀之感。璼殩璨伤

    眨眼望去,一颗颗白花花的头颅排好的样子,一位位穿着古朴随意的老者席地而坐,随身携带的都是一股宗师的韵味。每一位老者到了这个年纪,样貌都差不多了,无非是满脸褶子,满头白发,他们唯一的区别也就是胖瘦高矮了。

    老皇帝如今年事已高,头发半白,随意的坐在龙床上,勉强提起精神来对付这群老骨头渣子。

    “诸位近来可好?朕十分挂念诸位。”皇帝说话客气中多了一份随和与亲近。这些老人之中有皇帝年幼时候的老师,有辅佐皇帝一路走来的肱骨之臣,更有皇帝的血脉亲人。可以说这些老人的长寿其实就是一个家族,一个国家的福气。不论他们之间之前有什么不越快和分心,但人生已经到了这个年头了,争夺计较已经成为了可笑的奢侈品,这群老头子现在反而更珍惜情感了。

    对家族,对家人,对子孙后代,对国家的一种浓厚到化不开的情感。百岁老人的百年历史,不是传奇,胜似传奇。浓厚的情感足以撼天动地。

    “皇帝不要说那些虚的了,我们这群老骨头出来就想问一件事情。不知皇帝可否如实回答?”坐在最前方的老者缓慢的伸出仿若老树皮般枯干的手摇晃几下,目光如炬的看着皇帝,不客气的气势。

    皇上的身子不自觉的坐的更挺直了一些,态度也更柔和起来:“是,老师有话问朕,朕自当如实回答。”

    老者眯起眼,静静的等待了一回,似乎忘记了他要说的话,于是在漫长的时间里,没有人敢说话,就连皇帝也必须干坐着耐心的等。

    终于,老者开口了,问:“皇帝昨天晚上吃的是什么?”

    皇上嘴角抽搐了一下,却如实回答:“如今只能吃一些润滑好消化的流食,是八宝粥。”

    老者点点头这才缓缓抬头,长满老年斑的松弛皮肤被他拉扯的脖子上似乎都有两条筋脉蹦起,老者却态度严谨郑重,隐含几分凌厉:“那么皇帝是不是将那方宝物给了穆王?”

    瞬间,那群坐在一旁好像打瞌睡的老家伙们都抬起了脑袋,一双双眼睛竟然都明亮的惊人,直逼皇上的时候,是一种不可阻挡的强横气势。

    皇帝心头一跳,急促的咳嗽了几声,这几声咳嗽成功的将老家伙们的凌厉目光削弱了几分,皇上才慢悠悠的道:“是。早几年的时候朕总是担心穆王年纪小,不懂事爱闯祸,总担心父皇当年将皇位传给朕,穆王长大会觉得吃亏,所以朕就擅自做主将那方宝物赐给了穆王,希望那尊宝物能带给穆王祥瑞与安康。”

    “皇帝糊涂!”原本平静的老者瞬间暴怒!

    忽而一名脾气火爆的老者更是踹翻了面前的茶杯,指着皇帝的鼻子怒骂道:“他何止是糊涂?简直是越活越回去了!那东西是能当保命符送出去的么?纵然穆王身份尊贵,但他能尊贵的过这个天下么?当年我就说你心慈手软,如今看来你简直是烂泥扶不上墙!”

    整个未央宫里一片死静!

    太监们即使已经在这老者暴怒的时候匍匐在地,却依然恨不得缩的更紧一点,都害怕这老者的气势。

    整个天下,当今硕果仅存的还敢指着皇帝鼻子跳脚大骂的,也就只有镇国公家的老祖宗了!慕容清城!这位可是皇帝当年的恩师,出生入死多少次,将少年皇帝一路保护到动弹不得了才放手,为了少年皇帝一路厮杀出来无数条血路!这位老将军他敢骂皇帝绝对是有实力有资格。

    要放平常,老将军是不可能这么不给皇帝面子的,但今儿关系到穆王朝的命脉所在,整个穆王朝上亿百姓的生死存亡,老将军火爆的脾气真就压不住了。

    “不管你什么原因,要回来!必须立刻将对象要回来!绝对不允许穆王朝的希望在洛芷珩那种混蛋东西的手中!”慕容老将军怒吼道。

    皇帝脸色讪讪的,忽而又觉得好笑,自己年纪一大把了,又是天下之尊,竟然哈有人指着鼻子骂他教训他,这也何尝不是一种福气呢。

    “师傅您别生气,送出去的东西哪里能随便要回来?更何况那是穆王交托在洛芷珩手中的,要也是穆王要。”皇帝说的是实情。

    可慕容老将军的脾气等不了。他一知道那东西是在洛芷珩的手中,又了解了洛芷珩的‘光荣事迹’之后,老将军当场就被气得晕死过去了。醒来之后立刻冲进皇宫,要不是打不动了,他真恨不得抽皇帝几巴掌,糊涂啊!

    “要不回来就去抢!老子不管那些,在别人还不知道那是什么之前,必须抢回来!”大将军的霸气的怒吼着。

    众人都沉默着,老家伙们的态度空前一致,坚决不能让那尊至宝流落民间,尤其是流落在裸照那样臭名昭著的人手中!

    皇帝也沉默了,忽然又问:“法老们这么坚决的反对宝物在洛芷珩手中,可是因为洛芷珩的那些不好听的流言蜚语?”

    老人们纷纷叹息,他们叹息的不是洛芷珩的可惜,而是叹息穆王朝怎么就出了这么一个败类?还是个女娃娃,真丢人的。

    “那不知道法老们是不是了解全了呢?比如,洛芷珩今日的表现?第一才人大赛中的表现,还有穆王府门前血案的表现?”老皇帝一步步的问着。他就这么一个亲弟弟,要是临死之前还不能给他留下什么保障的东西,以后他的那群狼子野心的儿子们,能容下他弟弟这一脉么?

    除了太子之外,谁也不能啊!所以这宝物绝对不能拿回来!那洛芷珩也是蠢,发生这么大的事情不知道来求靠他这个皇上,反而将那么贵重的宝贝拿出来得瑟,竟给他惹麻烦!

    “哼!一个不学/无术,无才无德的小败类,能有什么表现?老夫还真是不了解不知道,一了解……恨不得直接拿刀劈了那个洛芷珩,什么玩意?洛格那小家伙是她老子吧?简直给她老子丢人,给我们武将之家丢人!皇帝不用多说了,你若是心软,那老头子我自个去抢回来,不让你难办!”慕容老将军火气冲天的往外冲,言辞间对洛芷珩那叫一个不喜欢。

    其他老人们也怒了,皇帝这是明显的维护啊。你维护可以,但不能拿整个江山开玩笑啊。不能容忍!绝对不能容忍!老人们一个个颤巍巍的站起来,彼此相互搀扶着,一个个白发苍苍的老人连话也不说的就跟着慕容清城往外冲。

    皇上无可奈何,又不想妥协,心理面就埋怨上洛芷珩了。要是像她那个姐姐一样优秀出色又有好名声的话,今儿就不会闹成这样!果然不是个贤惠的,难道传言是真的?洛芷珩是个不吉利的人?

    皇帝想是想,但不得不阻拦,忽然他灵机一动道:“各位请等一下!明天就是第一才人大赛的总决赛了,洛芷珩能一路打进决赛争夺冠军,必然有她的过人之处,不如……”

    “狗屁过人之处!”慕容老将军彻底火大了,咆哮着回头怒道:“她的过人之处就是凭着一张伶俐之口,拿着不是当理说,坑蒙拐骗!她的过人之处就是她太二了,也太愚蠢,狗屁不是连半斤八两都没有的东西,也敢丢人现眼的去什么才人大赛?穆王朝的脸,皇家的脸已经丢到了银月国去了!”

    银月国,第一才人大赛背后那个神秘的种族的国家,一个超越在这四分天下之上的神秘强国。传闻,龙凤琴的创造者、历史上唯一一位统一了整个天下江山的那位传奇皇帝冷傲天,就是来自银月国!

    “但我们都是有身份的人,总不能和一个小娃娃去明抢吧,而且穆王的面子不能不顾。诸位,你们是在逼迫朕做一个言而无信的君王么?”皇帝也怒了,但他的怒火相对柔和,课业不容小觑。

    慕容老将军不说话了,他删打仗,至于口舌之争还得皇帝的老师来。

    之前那位老者开口了:“皇帝言之有理,那么皇帝有什么好办法让我们名正言顺,又能维护穆王的面子将东西拿回来么?”

    皇帝这才笑道:“有!明天就是第一才人大赛的总决赛,不如咱们都去亲自看看这个传闻中臭名昭著、不可救药的洛芷珩究竟是什么样的人,究竟有没有资格暂时掌管那尊宝物,如何?”

    “哼!跳梁小丑的诡诈计量罢了,皇帝不会不知道洛芷珩这几天都在玩阴的吧?”老将军不屑的道。

    皇帝笑着让内侍端上了一个精致的棋盘,上面摆放着一局散沙般的棋局,这局棋打眼一看黑子就输了,但老皇帝却说:“诸位看看这盘棋,可有解?”

    老家伙们共同特点就一个能不分文武的,那就是对弈下棋了。于是都围过来看了几眼,本以为是什么精妙罕见的棋局呢,可一看竟然是一盘比初学者好不如的残棋,老头子们就纷纷摇头了,口中还惆怅的叹息着:“穆王朝的棋艺要没落喽,现在这些人都下的什么乱七八糟的玩意啊?”

    “这盘棋是哪个白痴走的啊?脑袋让猪拱了啊!”慕容大将军看见这盘棋的心情瞬间更差,一下子觉得看不到希望了,穆王朝这是怎么了?败类一个接着一个的出啊?

    皇帝见众人都对这盘棋表示不看好,这群老人精里除了他的老师面露沉思以外,竟然没有一个人看出来这棋局的奥妙,不由得开怀大笑起来,坏心的说道:“诸位难道就没发现这盘棋局与众不同么?”

    “是与众不同,死的方法都那么别出心裁。老子第一次碰见这么缺心眼的棋手,虽然白子也不咋地,但好在还算有章法,那黑子……咦?”慕容老将军气呼呼的声音忽然停顿住了,一双浑浊的眼睛骤然明亮起来,死死地盯着那盘棋局,终于是发现了一丝古怪,但又说不上来古怪在哪里。12RyW。

    “老东西,你看着棋局是不是透着神秘怪异啊?”慕容老将军老小孩似的挠挠后脑,吹胡子瞪眼睛的问。

    皇帝的老师本就死死的盯着棋局,他早就发现了不对劲的地方,他甚至忍不住的上前几步,不自觉的拿出来黑子试图放在这盘残局上的任意空位,但很遗憾,他举着黑子却完全找不到下子的地方,可偏偏总感觉这局棋局缺少了些什么。

    老师情不自禁的坐在了皇帝对面,就那样举着黑子频频移动,但还是放不下去。然后,渐渐的,整个未央宫里默然了,死寂了!

    放不下去棋子的棋局只有两种,一种是死局,上面摆满了棋子。另一种就是孤局,孤傲完美到任何棋子放上去都是多余的,都是不可存在的!15458890

    而能够让当今天下大儒中的领军人物之中的占海南如此执着研究的,就绝对不是死局!那么,这是一盘孤局?!

    当今天下,已经有百年之久没有出现过孤局了!能下出孤局的人,举世之中当称天下人杰也不为过!那绝对是智者中的佼佼者!

    每一个人都屏住呼吸,等待着占海南这位棋家圣手的答案。然后,只见占海南苍老的手渐渐放下棋子,目光甚至有些湿润的看着那盘看上去凌乱可笑的棋局,忽而他严肃的脸上露出了一种类似于欣慰激动的笑容,竟然哈哈大笑起来,颤抖着道:“恭喜皇帝的到如此精妙残局,老夫虽然看出了这棋局的精妙,却解不开这局!”

    轰隆隆!二十几个老人只觉得不可置信,当今棋局还有这位大圣手解不开的?他可是名副其实的棋圣!

    “不知皇帝是从哪里找来的这孤本残局?可有解法?是出自何人之手?”占海南有些着急的问,他是迫不及待的想要见一见这个下出残局的能人。

    皇帝见一群老家伙都面色激动迫切和不可思议的看着他,他反而慢悠悠的执起黑子,啪地一声,落在了残局最中央最容易被人忽略的位置,瞬间,这盘残局活了!

    老者们不可思议的惊呼起来,慕容大将军愣了一下更是兴奋的跳了一下,指着那妙不可言的棋局大喊:“他奶奶的,老子服气了!这样也行?这是那个鬼才下出来的?老子见到他一定请他痛饮一番!哈哈哈,畅快啊畅快,真可惜没有亲眼目睹这盘棋局的创造者亲自对弈的场面,相比是空前盛大吧!”

    “妙哉!实在是妙极了!我怎么就没有想到这一招致之死地而后生?通盘残局,竟然就被这一颗点睛之笔给串联起来了,简直是奇思妙想!这等人杰倒是我穆王朝的可用之才!皇帝,你可知道他是谁?这人必须留住,能走出这般鬼步之人,朝堂之上定然也是一位能够翻云覆雨的大才者啊!”占海南神色激动的连连夸奖着,忽而又一脸欣慰的笑道:“我这个棋圣的位置也做到头了,果然是青出于蓝而胜于蓝。”

    占海南这意思很明显了,是想让位给这个棋局的创造者了!棋圣,这可是有天大好处的至高地位!

    皇帝笑得高深莫测,当今文武两位掌门人共同真心的赞赏一个人,可见这个人是真的好。也可见皇帝是真阴险!他就知道早说着棋局是谁下的,这群人理都不会理会他,他这么一折腾,吊足了胃口,他到要看看这群人一会是什么表情?

    “皇帝还请告知老夫,老夫倒也想和这位朋友切磋一二。”占海南诚恳的恳请道。

    皇帝漫不经心的笑道:“切磋倒不是不可以,就是有些不方便啊,朝堂她也注定上不了的,毕竟男女有别啊。”

    严的身白股。皇帝一句话,老家伙们都愣住了。

    男女有别四个大字砸下来,老家伙们一阵头晕目眩,啥意思?敢情这走出孤本的人才是个女人?!

    占海南也有点惊愕,不过他很快镇定,笑道:“男女不算什么,棋圣也可以有女人做啊,只要她又真才实学就好。不知道这是谁家的姑娘?莫不是才艺大赛上选拔出来的才女?”

    慕容老将军立刻大笑道:“哈!那老子知道是谁了,一定是那个什么洛芷珩的妹妹洛什么玩意霜的来着吧?据说那丫头从小就很有才啊。哈哈哈,真好笑,这姐妹俩两个极端啊,姐姐那么蠢,妹妹就聪明。”

    皇帝观赏着那盘棋,在他们还乐呵的时候,轻飘飘的砸下一句分量足以压碎紫禁的话:“慕容老将军说错了,这棋局啊,正是你们最看不起的洛芷珩走出来的。她,才是这局孤本的创造者!”

    老家伙们脸上激动灿烂的笑容瞬间僵住!五雷轰顶!

    皇帝你别开玩笑了,洛芷珩那个废物怎么可能玩出来这么尖端的孤本?!可皇帝的目光又由不得他们不信,于是以慕容老将军为首的老头们一个个都蔫巴了下来。

    三更到,现在已经更新一万八了,今天再来一张加更!画纱拼了啊,嗷嗷嗷,宝贝们给画纱加油打气啊,求推荐票,留言,月票哈,群么么

本文网址:https://xs9.top/xs/0/112/58747.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https://xs9.top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