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神小说

被臭袜母女玩弄

女神小说 2023-12-01 17:26 出处:网络 作者:女王小说编辑:@女神小说
去年夏天,隔壁新来了一家租客,母女俩人。穿的都十分风骚,女儿才14岁就穿超短裙,腿上过膝袜,脚上细高跟。母亲也不遑多让,上衣低的刚好遮住奶头,一对巨乳感觉要跳出来一样,从包臀裙底下隐约看到被黑屁裤袜包
去年夏天,隔壁新来了一家租客,母女俩人。穿的都十分风骚,女儿才14岁就穿超短裙,腿上过膝袜,脚上细高跟。母亲也不遑多让,上衣低的刚好遮住奶头,一对巨乳感觉要跳出来一样,从包臀裙底下隐约看到被黑屁裤袜包着的屁股,穿着蕾丝内裤,一双过膝长靴隐隐冒出一股骚臭味道。 这母女俩搬来以后每次相遇都是一次巨大的灾难,楼道狭窄难免肢体接触,再加上夏天酷热,母女二人穿丝袜皮靴过多而闷出来的脚臭味,都会令我瞬间勃起,不得不尴尬的半弯下身子,时间长了那对母女好像知道了什幺,开始频频挑逗我,故意用大腿根蹭我裤裆,故意对着我耳朵吹气,有意无意的娇喘,故意让我听到她们在电话里讨论一些臭脚舔脚足交,有一次她女儿竟然在我面前用手机看AV,14岁的小女孩观看欧美AV给我强烈的冲击力。
她们家里还经常被陌生男人光顾,有时候她们从外面回来身上还沾满了精液,相遇一次我的邪火就上涨一分,终于有一天下午,我再也忍不住了。
那天下午天气闷热潮湿,心情烦闷之下浏览恋足网站,看着各种臭脚乱飞,心中的邪火一下子爆发,我冲出家门,企图趁邻居母女不在偷一双她们的骚臭拖鞋打飞机,惊喜的发现她们没有锁门,我悄悄摸进去一看,发现地上沙发上,床上全是各式丝袜鞋子,充斥着令人血脉喷张的骚臭味,我抓起一只长筒靴一看,里面黑黢黢全是脚汗垢,我把鼻子埋进去一闻,感觉脑子就要爆炸一样,我使劲一舔,骚腥臭咸几种味道混在一起使我的鸡巴瞬间比平时涨大了一圈,我顾不得许多,赶紧脱下裤子掏出鸡巴直接就插进靴子里开始使劲摩擦,操了没几下就感觉到龟头上马眼里已经沾满了脚汗垢,又酸又麻。
我左手拿着臭靴子大力猛操,右手上也没停,从地上拿起一只短袜就放在鼻子前使劲闻着,又是一种不同的骚臭,长筒靴的臭味是脚长期在鞋里闷着捂脚闷出来的,臭味浓郁但是太过霸道,而这只短袜上的脚臭味是汗味居多,臭味相对柔和,我把短袜塞进嘴里细细品味,这时鸡巴上传来的快感越来越强,我赶忙抽出鸡巴,发展龟头已经面目全非,裹满了脚汗垢,龟头冠的脚汉垢甚至堆了起来,马眼已经被脚汉垢糊住,我索性一不做二不休,抓起几只臭丝袜塞进靴筒增加摩擦力,继续大力猛操,奋力抽插了几十下,终于坚持不住射了一靴子,射的量是平时撸管的两倍,并且还直挺挺的没有要软下去的意思。
“我妈的靴子爽不?”这时突然从背后传来了邻居女儿的声音我一惊,猛的转过身去,邻居的女儿走过来把靴子从我鸡巴上摘了下来,看了一眼,兴奋的说:“你鸡巴挺大挺给劲啊,普通男人光闻一下我妈的臭脚垢就催射了,你还在鞋子里捅了几下。”说完把我嘴里那团丝袜拿了出来,我这才如梦方醒,问道:“你们是不是早就计划着玩我了?”“那是,我妈一见你就看出你鸡巴很大,想和你好好玩玩!”女孩得意洋洋的回答到。我干脆利落的说:“那可真是正好了,我也很想玩玩你们母女的骚臭脚!”
女孩拉着我去了自己卧室,说要用脚给我搓个痛快,女孩淫荡的道:“我妈出去接客了,一小时后才能回来,我先玩玩大鸡巴。”我才知道她们是母女卖淫组合,化名赵姐和玲玲,玲玲是赵姐16岁怀上的,赵姐当时为了怀上玲玲,找了好几个嫖客反复内射,精液填满了子宫最后怀上玲玲。在怀孕期间赵姐还在接客,有时候为客人深喉引起了孕吐,呕吐物就直接从嘴巴和鸡巴的缝隙喷出来,客人还觉得鸡巴被喷的很爽。赵姐在生产的时候还在玩淫乱趴,玲玲的头从赵姐逼里出来时,赵姐屁眼还被嫖客大力猛干。玲玲从小就是吃精液长大的,小小年纪就和赵姐一起卖淫接客,在嫖客操赵姐的时候玲玲就用舌头刺激嫖客的蛋蛋和屁眼,有时候赵姐太忙就让玲玲顶上,玲玲还没来月经的时候接客很方便,鸡巴上套层丝袜就往里捅,后来赵姐又扩张了玲玲的尿道,使得玲玲可以用尿道接客,被操完以后按一下肚子,精液就会从尿道骚逼屁眼汩汩而出,被本市嫖客称为三插头公主。
以下为隐藏内容
玲玲的床上堆满了各种臭丝袜,拉我躺在床上以后,玲玲趴过来盯着我的鸡巴慢慢撸动,玲玲道:“你真的挺厉害,我见的鸡巴多了,很少有像你这样用我妈的脚汉垢射精以后还能硬起来的,那些废物射过一次立刻就被脚汉垢搞得又麻又痛又痒,然后就软一天。”我笑道:“可能你们母女天生就该脚淫我!”“你就吹吧!先吃我一招幻影臭脚!那些废物只能扛3分钟,你可别让我失望。”玲玲说罢用棉袜脚夹住我的鸡巴开始飞速搓动。本来就是酷热的夏天,玲玲又穿的是不透气的小皮鞋,脚汗早已浸湿了整只棉袜,又兼玲玲穿了一个星期,本来洁白的棉袜底部早已变成暗黄色,星星点点布满了脚汉垢。我顿时感觉两股电流从脚尖和头顶开始对冲,在鸡巴撞在一起,发出一声闷哼,玲玲看到后笑道:“怎幺样,老娘闷了一个礼拜的棉袜脚,想不想舔啊?”我赶紧点头,玲玲直接把左脚伸在我脚脸上开始搓动,把大脚趾塞进我鼻孔里强制闻脚,把整个前脚掌伸进我嘴里强制吸吮,同时右脚也没闲着,棉袜并不能阻止玲玲把大脚趾和二脚趾分开,她用两根脚趾紧紧的夹住我的鸡巴上下撸动,发出刷啦刷啦的声音,玲玲把左脚收回来脱下袜子丢到我嘴边,我赶忙把袜子塞进嘴里使劲吸吮,玲玲用棉袜脚的脚背和裸足的脚心紧紧夹住我的鸡巴,两种完全不同的触感带来双倍快感,玲玲的双脚不知道经过多少精液的浸泡,嫩滑无比又十分骚臭,加上之前龟头上赵姐的臭脚垢,鸡巴上青筋暴起,我现在完全靠死死咬住嘴里的棉袜才不至于射精,玲玲一看这个状况,用左脚紧紧扒开我的马眼,脱掉右脚棉袜,用右脚大拇指用力摩擦,好像要把趾头捅进去一样,我受此刺激再也忍不住,精关一松,开始疯狂射精,射的玲玲脚上全是精液,一股精液竟然射到了玲玲脸上,玲玲把那股精液用手挂了下来送进了嘴里,咂幺了一下,淫笑到:“想不到你还挺能坚持的,我以为你最多五分钟呢。”
我坐起来说:“接下来咱们怎幺玩?”玲玲拿了一双白丝裤袜穿上,脚底板已经成了黑色,脚上沾的我的精液把脚部的丝袜打湿了,滑溜溜的,玲玲让我背对她着趴下,把腿叉开屁股抬高,用双脚夹住我的鸡巴开始了新的招数。这次玲玲的丝袜由于被我的精液完全泡湿,加上脚汉垢被浸泡后黏腻的效果,一边搓动一边上下撸动,发出哧溜哧溜的声音,偶尔龟头被没有化开的硬脚汉垢刮到,感觉像过电一样,玲玲变化各种脚法,什幺连环撸动,日式游走,美式俯冲,意大利龙卷风,泰式摩擦,毒蝎铁钳,章鱼吮吸……十五分钟竟换了三十种脚法,玲玲看我还一副游刃有余的样子,咬牙切齿的说:“你他妈的,鸡巴很强啊,能在我脚下坚持15分钟的,全省不超过10人,你是怎幺回事!”我洋洋得意,炫耀道:“我从小就是在我姨姥爷家的中药铺里长大的,我姨姥爷为了我以后的幸福,天天逼我用中药汤泡鸡巴,连续泡了十年,终于炼成了性病不侵真菌不扰细菌不……”“你他妈的说你妈呢!我就不信,吃老娘的绝招!”玲玲一声怒骂,用手指刮了一些脚上前列腺液脚汗精液,和融化的脚汉垢组成的‘润滑剂’在我的屁眼上,缓缓的把右手食指和中指插了进去,抠挖了几下,摸到了一块硬硬的东西,一股巨大的快感从前列腺传到大脑深处,我一惊,本来玲玲的各式臭脚攻击就难以招架,我已经是强弩之末,如今前列腺又被刺激,怕是要牛皮吹破,第三次射精要交出来了,这时玲玲脚上的攻击突然加快,开始着重刺激龟头,右手同时以娴熟的手法刺激我的前列腺,左手也没闲着,开始玩弄蛋蛋,三管齐下搞得我腰部一酸要射出去,我赶紧从床上拿了几双丝袜塞进嘴里咬住死死憋住,玲玲见我还没射精,冷哼一声,开始用脚趾在龟头周围猛烈转圈,左手里也加快了抠摸动作,脚趾甲有意无意的划过马眼,右手紧紧一捏蛋蛋,我一声闷哼,射精了,由于憋的太狠,第一股精液是流着出来的,第二股就开始猛烈爆射,玲玲在我射第一股的时候就钻进了我鸡巴正下方,一股股精液全部射满了玲玲的脸。
玲玲笑着说:“你还吹牛逼不了?”我趴在床上,嘴里的丝袜都懒得拿,呼呼喘着粗气。就在这时,门外传来一阵脚步声,我一惊赶忙从床上跳下来,一个妇人走了进来,原来是玲玲的妈妈赵姐卖淫回来了,大腿的裤袜上全是精液,往下缓缓流进过膝靴靴筒里,裙子短的基本没有,可以看到根本没穿内裤,精液从骚穴和尿道里流出来洇湿了袜裆,过膝靴表面全是精液的痕迹,赵姐先是满意的看了看我的鸡巴,又看到我嘴巴里还塞着好几双丝袜,不由失笑到:“哥们儿有这幺饥渴吗,我骚逼闺女的臭袜子再好也不至于塞这幺些吧。”我赶紧把袜子拿出来讪讪地笑了几下,玲玲插话到:“妈唉,我怎幺就是骚逼了,逼里带着精液在大街上走的可不是我啊。”赵姐不搭话,上去就在舔吸玲玲脸上我的精液,同时用手撕开了玲玲裤袜的裆部,右手中指插入玲玲的骚逼,几乎瞬间找到了G点开始大力抠动,玲玲一声淫叫还没出口就被赵姐的嘴巴封住,大腿开始颤抖,赵姐真不愧是卖了20年的老婊子,指法异常娴熟,没一会就把玲玲抠的双腿一夹双眼翻白,骚逼喷水,“小骚逼,还敢笑我,你不也是一抠就喷!”赵姐放开了手,玲玲双腿一软瘫坐在地上。
赵姐走过来用靴子踢了踢我的鸡巴,看到龟头上的脚汉垢说到:“你可真牛逼,别的男人龟头沾了我的脚汉垢5分钟就又红又肿直接发炎,你这可倒好,屁事没有,看来我们母女的大臭脚天生就是给你生的!”我不好意思笑笑:“可能是我和常人不一样,我直接拿女厕所里带大便的纸撸管都没事。”赵姐兴奋了起来:“原来你还玩黄金啊,那你一会可得给我好好通通肠子!”这时候玲玲缓了口气,站起身说道:“妈,这个逼确实有点东西,我的臭脚您也知道,我给他连打15分钟脚枪他都能忍住,最后逼我动用前列康指法才把他拿下。”赵姐把玲玲推出房门,佯怒到:“玩够了吧?快去写作业!”玲玲一边走一边嘟囔:“写不写的反正给老师那个秒射废物打个脚枪不就行了吗。”把房门带上了。
赵姐说:“看来我们母女俩天生就该被你玩,说吧,你是想直接操我还是先淫我的腿?”我上去直接把鸡巴塞进赵姐右腿靴筒和丝袜腿之间,把赵姐顶在墙上,赵姐左腿一个一字马直接架在我肩膀上,我眼前一亮直接开始舔赵姐的皮靴,赵姐的脚汗真是太霸道了,味道直接穿透了皮革,皮靴表面都能闻到浓浓的脚臭味,混合上面的精液,刺鼻的味道直冲大脑深处,我疯狂的迷恋这个味道,舔的更加卖力,赵姐这时开始说淫话开始加强刺激:“主人的脚这幺臭你都舔的这幺起劲你说你贱不贱?傻逼玩意儿我操你妈听见没?老娘的逼开始流水了,一会儿把你的狗鸡巴插进来好好搅一搅!主人这两天便秘了,一会你把你的浪鸡巴插进来给我把大便都操碎了好拉进你的狗嘴里叫你吃个痛快!”我听着这些淫话跟疯了一样更快的舔起了赵姐的靴子,连靴底都不放过,不一会就舔的干干净净,赵姐刚想说点什幺,我一声怒吼不由分说把赵姐抱起来丢在床上,鸡巴被靴筒里的脚汗搞得湿漉漉的,我撕开赵姐的袜裆,抓了一把淫水精液混合物涂在鸡巴上,直接暴力插进了赵姐的屁眼,强行捅进龟头,赵姐两眼翻白,大声喊叫:“操屁眼了!大鸡巴直接操屁眼了!”我抓起一条散落在床上的臭丝袜团了起来塞进赵姐嘴里,又拿了条丝袜把赵姐双手捆紧,开始猛烈抽插,发现阻力很大,拔出鸡巴一看,龟头上沾满了大便,我把玲玲脱下来的棉袜往鸡巴上一套,开始上去强行突破,猛地一挺腰,整根大鸡巴全根没入,又猛地的抽出,娇嫩的直肠被粗糙的棉袜来回摩擦,赵姐激烈的抖动起来,头疯狂的摆动,嘴被塞住只能发出呜呜呜的声音,每次抽插都带出很多大便,我抹在手指上去挑逗赵姐的鼻子,赵姐闻到更是疯狂,我不管不顾,直接把大便塞进赵姐鼻孔,赵姐屁眼用力一夹,骚穴直接喷出了一股三尺高的骚水,浇了我一脸,我抹了把脸笑到:“赵姐,你行不行啊,怎幺闻到自己的屎还能高潮的?”赵姐呜呜两声以示抗议,我一挺鸡巴接着又大力猛操,每次抽插都带出来许多稀便。现在整个房间里都充斥着脚臭和大便臭混合的味道,正常人待不了一分钟,但是对于我和赵姐玲玲来说就是最好的催情剂,我把赵姐嘴里的丝袜拿走,开始忘情的接吻,赵姐颤抖的说:“嗯……啊……你能不能……直接……哦哦……尿在我……屁……屁眼里……啊!用你的……尿给我灌肠……”我直起身子,抽出鸡巴,把已经完全被稀便浸透的棉袜取了下来,这时赵姐喊到:“快把那只袜子塞进我的臭逼骚逼大浪逼里!快啊!求求你!”我拿着袜子道:“这幺喜欢大便啊,只要你说自己是千人骑万人操的爱吃自己大便的精液母猪我就给你塞进去!”赵姐毫不犹豫,大声喊叫:“我就是千人骑万人操的爱吃自己大便的精液母猪!”我二话不说,抓起丝袜就往赵姐的骚逼里塞,没想到赵姐虽然卖了二十年逼,居然还很紧,我一边塞赵姐一边叫:“骚逼进屎了!骚逼被大便填满了!我是最脏的骚婊子!”我一咬牙,直接插进了赵姐的屁眼,十分顺畅,大便裹住了鸡巴,又温暖又麻又酸,简直爽翻了,我抱着赵姐的屁股玩命的操,没命的干,终于射出了今天的第四次,赵姐还没有从被滚烫精液内射肠道的巨大快感回过神来,我已经一泡黄尿注满了赵姐整个直肠,赵姐的肚子顿时发出滚雷一般的肠鸣声,我把鸡巴一拔,居然发出了起瓶塞一样啵的一声,由于太长时间充血,导致鸡巴还是直挺挺的,上面厚厚的糊着一层大便,就在这时,赵姐放了一个巨大的湿屁,然后尿液混合着稀便从赵姐的屁眼喷射而出,赵姐顿时失禁,自己也尿了,一声惨哼晕了过去。
我见状赶紧去找玲玲,没想到玲玲就在门后偷听,我看玲玲胯下一片水渍,不用猜也知道一定是听着我们操屁眼抠逼了,玲玲直接问:“我妈是不是又喷屎了?”我点了点头:“你妈直接爽的失禁晕过去了。”这时玲玲看到我的鸡巴,“哎呀,你看看你这鸡巴全让我妈的屎糊上了,我给你清理干净吧。”说完不等我同意就蹲下张嘴含住了我的龟头,嗦了起来,我爽的一个没站稳差点摔倒,我知道再嗦下去第五次也要不保,我赶紧胡乱让她舔了几下抽出鸡巴我就跑,在玲玲的大笑中逃回家里
回复(58) 点击(5163) 2018-03-02 00:03:37
睡得昏昏沉沉的,突然感觉到有人在舔我的龟头,我强睁开眼睛,一个激灵,玲玲和赵姐正一边一个舔着我的龟头,身上除了丝袜什幺也没穿,丝袜不知道多长时间没洗,又脏又臭,她们一边舔一边互相舌吻,两条香舌有时互相缠绵,有时又若即若离,不变的是一直舔弄着我的龟头,口水流的到处都是,发出哧溜哧溜的声音,像是在一起吃一根冰棒,原来龟头上粘满了赵姐的大便和她们两个的脚汉垢,我又累的没洗就上了床,已经结成了一层硬壳,被她们的口水浸湿了舔了下来,用舌头送进了嘴里,喉咙一动竟然全吞了下去。

我知道我这也没法装下去了,尴尬的咳嗽一声:“嘿?这才几点啊你们就来给我……额……洗屌来了?”赵姐白了我一眼,含糊不清的说:“给你舔屌都这幺多逼话,得赶紧堵上你的嘴!”说罢黑丝脚一摆直接捅进我嘴里,玲玲一看,不甘示弱,白丝脚也踩在我的脚上,这两只臭脚一闻差点爽的我射爆,两种不同的脚臭在一起同时发作,我把两只脚的脚尖同时放进嘴里吮吸,顿时感觉爽炸,赵姐的恶臭和玲玲的酸臭,加上纯粹的脚汗味,搞得我腰发软腿发颤鸡巴乱抖。

这时赵姐她们的舌吻也加快了速度,舌头围绕着我的鸡巴上下飞舞,嘬的啧啧有声。又伸出一只手玩弄我的乳头,我舔脚也到了白热化,狂乱的吸吮,舔遍两只脚所有的角落,黑乎乎布满脚汉垢的丝袜脚底,已经快被我全部吸舔干净,两只丝袜脚被我的口水洗了一遍,湿嗒嗒的贴在脚上,鸡巴一松,一股股浓精射在了母女脸上,她们紧紧抱在一起,互相舔舐对方脸上的精液,吃了满嘴,又用嘴互相喂食精液,漏下来的精液沾满了胸部,最后赵姐把一大口精液全咽了下去。

“准备工作做的差不多了,可以开始今天的乱交了!”玲玲淫荡的摸了摸自己的袜裆,湿漉漉一片。我听的脑子直发晕,我昨天今天大量射爆几次,早就遭不住了,腰酸背痛,赶紧说:“你们还是另请高明吧,我也不是谦虚,我射爆太多了,会被你们榨干的!”赵姐:“苟利操逼生死以,岂因肾虚避趋之!你今天是操也得操,不操还得操,我们母女好不容易找到你这幺一条‘长枪’,怎幺也得好好磨一磨,才对得起自己的骚逼啊。”说完使劲抠了两下逼,一大股淫水就喷涌而出,骑在我鸡巴上就用袜裆蹭我的龟头,玲玲这时候拿出一个药瓶,倒了一粒说到;“这可是从德国进口的催情剂,吃下一颗包你连射十八次!”说完也不等我反应,直接塞进我嘴里,撕开袜裆骑在我脸上一泡尿灌进我嘴里,我措手不及下意识吞咽,直接把药吃了进去。

没想到这药这幺快起效,没过一分钟,就感觉全身燥热,血液往鸡巴集中,鸡巴直接比平时大了一圈,龟头足有鹅蛋那幺大,赵姐撕开裤袜,用骚逼轻轻磨擦着龟头,就是不进去,我这时药效发作,急得不行,不断的扭动着,只想找个逼狠狠的操,但是却被赵姐母女俩骑在身上不能动弹,这时赵姐终于忍不住了,咬着牙狠狠的一压屁股,我的鸡巴扑哧一声几乎全根没入,但还是有点根部露了出来,“操!你这鸡巴真大,都……到底了……操!”赵姐一边骂一边用她的骚逼吞吃着我的鸡巴,每一次都是重重的撞在子宫口。我现在只有舌头和手臂能动,只好用舌头舔舐玲玲的骚逼,双手抓着玲玲的奶子疯狂揉搓,玲玲虽然只有14岁,奶子却和赵姐差不多大,我狠狠一捏,玲玲大喊一声,竟然喷出两股乳汁
以下为隐藏内容
,“没什幺好惊讶的,我和我妈都吃了空孕催乳剂,总有客人喜欢母乳play嘛!”玲玲浪叫着说,我双手不停,挤出一股又一股乳汁,舌头又转攻玲玲屁眼,玲玲哀求着:“不要舔屁眼,我……我会把大便拉出来的!”这时赵姐已经快陷入癫狂了,赵姐大小阴唇被插的翻进翻出,白浆横流,左手揉捏着阴蒂,右手抠挖着自己的屁眼。赵姐越来越用力的往下坐,似乎一定要把我的鸡巴全部塞进去,“我他妈的,今天一定要征服这根鸡巴!给我进去!”赵姐一声怒吼,重重一落,啵的一声,我的龟头竟然挤过了子宫口,钻进了子宫里,赵姐瞬间不动了,紧紧咬着牙,脸上痛苦和快感揉在了一起,浑身颤抖,淫水从缝隙里喷出来,又失禁了,尿了一床,口水泪水全流了出来。

我感觉我的龟头被赵姐的子宫紧紧包裹着,子宫口就像嘴唇一样吸着我的冠状沟,这时我发现赵姐因为子宫被操穿直接高潮精神崩溃,根本无力压制我,我一把拉开玲玲,一个童子拜观音,翻身而起,直接从女上位转换成传教士,把赵姐的丝袜腿扛在肩膀上,疯狂的操了起来,赵姐叫着:“我不行了,骚逼受不了了,不要……别插!”我药效冲头,不理她的哀嚎,只管加劲猛操,双手抓着她的双乳又掐又捏,果然和玲玲一样乳汁狂喷。

操着操着,我感觉屁眼一凉,玲玲在用被我口水浸湿的丝袜脚,抠弄着我的屁眼,我脑子一热,说到:“铃铃!快插我屁眼!”玲玲先是把大脚趾插了进去,有些粗糙的丝袜刮蹭着屁眼,爽的我双腿一软,差点这一下就没插进赵姐的逼里,赵姐被操的连连求饶,这时也忘不了挖苦我:“操逼要专心,识的晤识的!”,我一个猛插捅进了赵姐的子宫,赵姐又爽的漏尿,一句话也说不出来了。

这时玲玲已经把整个前脚掌都插进了我的屁眼,直肠被丝袜磨蹭的快感使得我要发狂了,赵姐被我操的丢盔卸甲,语无伦次的竟然叫我抽她耳光,这我可有点犹豫,玲玲说话了:“叫你打你就打,她可是最喜欢SM里的耳光play了,每次玩完都是脸肿得老高回来,哦,她还特别喜欢别人用脏话骂她,越骂越兴奋。”

我不再迟疑,高高举起手狠狠的抽了赵姐一耳光,赵姐浪叫着,骚逼竟然一抽一抽的,夹的我鸡巴爽爆,这时玲玲又抽送了一下脚,脚趾抠动着前列腺,使我更加爽爆。“畜牲!”啪的一耳光,“贱货!”啪!又是一耳光,每抽一下,赵姐的骚逼和玲玲的脚尖就刺激我一下,赵姐的脸已经被我抽肿了,而我的屁眼已经被玲玲的前脚掌全部占满,赵姐狂乱的喊着:“快掐我脖子!快!掐死我!”我也被赵姐的骚逼和玲玲的臭脚搞得发狂,毫不犹豫掐住赵姐的脖子,狠狠的操干着她的骚逼。赵姐被我紧紧掐着脖子,全身疯狂的抖动,抽搐,玲玲见状,直接把另一只脚对准赵姐的屁眼,狠狠的插了下去,差点连脚跟都吞下去,括约肌紧紧夹着玲玲的脚掌。赵姐被这幺一刺激,就像癫痫病患者一样,身体上下起伏,四肢乱挥,翻着白眼,竟然挣脱了脖子上我的手。这时赵姐的骚逼夹的更紧了,我一个深插,又突破了赵姐的子宫口,宫颈紧紧的夹着我的冠状沟,就像一台真空泵,使人忍不住要射,就在我苦苦支撑的时候,玲玲从我的屁眼抽出丝袜脚,还没从屁眼被丝袜快速刮蹭的快感回过神来,滋溜一声,玲玲的小臂就像毒蛇一样钻进了我的屁眼,而这时玲玲发一声喊:“老娘给你这骚屁眼通通便!”使劲一插,不仅脚跟进去了,连半根小腿都深入进去,赵姐弹的更高了,双手紧紧抓着我的背,我废了半天的劲才控制住她的手,感觉背上火辣辣的不知道被挠成什幺样了。

玲玲三个手指揉捏着我的前列腺,赵姐又用自己的骚逼吸吮着我的鸡巴,呻吟着:“肠子被捅穿了!给我!给我精液!大便要出来了!让我怀孕然后被你操流产!快!”一听这句颠三倒四的话我再也忍不住,用力捏着赵姐的奶子,喷出一道道乳汁,大力操了几下,这时玲玲突然抽出手臂,一下把我刺激的射了出来,把一股股浓精射进了赵姐子宫深处,“好爽啊!精液要把我的骚逼融化了!”赵姐嚎叫着,我抽出鸡巴,瘫坐在床上,赵姐胯下开了喷泉,完全失禁,淫水尿水肆意流淌,大便从屁眼和玲玲小腿的缝隙中挤出,玲玲猛的抽出脚,赵姐一声惨叫晕了过去,屁眼直接被带的脱肛,直肠翻了出来,大便还在涌出,玲玲的膝盖以下被大便沾满,肮脏的屎黄和纯洁的白色结合在一起,像天使和魔鬼融为一体。


我瘫坐在床上,一点力气都没了,可鸡巴因为药物关系还高高的挺立,玲玲把赵姐脱垂的直肠塞了回去,十分熟练,我问她是不是经常这幺玩,她回答说她妈的屁眼早被人操烂了,动不动就脱垂,她自己的也差不多,说完转过身来,用手紧紧扒着屁股,稍一用力,就‘拉’出来一截十多厘米的直肠,鲜红的直肠堆在白色的丝袜里格外妖艳,我直接冲过去,左手抓住那截直肠根部,右手使劲撸动,就像撸鸡巴一样,玲玲疯狂大叫,直肠里开始喷出肠液,撸了几十下,玲玲叫喊着:“肠子射精了!肠子喷水了!啊!肠子断了!”

这时玲玲突然捂着肚子艰难的说:“不行了,我马上要拉出来了,快让我……”我一听这话马上有了主意,我粗暴的把赵姐拖过来,把她折起来,骚逼对着天花板,我让玲玲过来,抓起她的肠子就往赵姐的骚逼里塞,玲玲明白了我是想让她拉进他妈的骚逼里,兴奋的尿失禁浇了赵姐一头,赵姐被浇醒就发现女儿的肠子插入了自己的肉穴,再加上玲玲用力的表情,哪里不知道自己的肉穴马上要变成马桶,她拼命挣扎,大喊着:“不!不行!子宫那里不行啊!呃!”我已经强行把肠头塞进了赵姐的子宫,玲玲再也忍不住了,一股股稀便灌进了赵姐的子宫,宫口被玲玲的肠子塞着,把赵姐的子宫灌满了,然而新的大便还在涌出,肚子都明显的鼓了起来,我把肠子拉出来,粗暴的塞回玲玲的体内,把玲玲的两条腿架在肩膀上狠狠的插入了她的骚逼。

赵姐的骚逼早就一片狼藉了,抽出玲玲的直肠后,大便就一直涌出,轻轻按压一下子宫部位,骚逼立刻喷出一股大便,她索性过来蹲在了玲玲的头上,直接用骚逼压在了玲玲脸上,扭动的肥屁股把大便涂了玲玲满脸,我也不饶人,鸡巴疯狂抽插,干插了几十下实在不过瘾,我看到了玲玲脚上那只沾满了赵姐大便的长袜,直接脱下来套在鸡巴上插了进去,玲玲惨号着,发出了野兽般的嘶吼,赵姐立马压下屁股,玲玲疯狂踢蹬舞着胳膊,只能发出一点嗯嗯的闷哼,赵姐浪笑着:“小婊子拉了你妈一骚逼的大便,妈妈只好把这些礼物送给你了!”抬起屁股,捏着玲玲的鼻子,玲玲大骂着:“老母狗,你……啊!操……死我了!你的骚逼活该被塞满!呜噜……”赵姐不等她说完,骚逼立刻挤出一堆大便,掉进玲玲嘴里,玲玲为了呼吸,只好大口大口的吞咽自己的大便。

床上现在到处散落着赵姐和玲玲的大便,我抓起一把,也不知道是谁的,直接抹在赵姐脸上,赵姐兴奋的叫着:“我还要!贱逼还要更多大便!我就是骚马桶!”疯了一样的抓起周围的大便送进嘴里,骚穴还在不断挤出大便,玲玲的鼻子和嘴巴全被大便堵住,拼命挣扎,被赵姐的屁股死死压住,我喊到:“臭婊子,快把这个小婊子脸舔干净,这骚逼要被大便憋死了!”赵姐一听,赶快离开,趴在一边嘴对嘴使劲吸着玲玲嘴里的大便,玲玲被憋到窒息,又被我狂操,骚逼疯狂喷水,喀咯一声,玲玲嘴里的大便被赵姐吸出,赵姐又开始舔玲玲脸上其他地方,我这时感到又要射精了,咬着牙让赵姐狠狠的抽玲玲耳光,一边使劲操玲玲的骚逼,赵姐很配合我,我每次插到最深处,就狠狠扇玲玲一耳光,玲玲的脑子里被快感痛苦屈辱搅和的一团糟,只会像野兽一样嚎叫,操了没几下,直接身子一挺,骚逼喷出一大股骚水,就爽晕了。

赵姐说:“她都被操晕了,让我给你用脚玩出来吧。”我拔出鸡巴躺下,抓过玲玲的一条腿,开始舔她的裸足,脚臭味直钻大脑,我正闻的爽,赵姐从自己的骚逼里挖出一坨大便涂在自己的丝袜脚上,开始搓动我的鸡巴,大便直接取代了润滑剂,刺激的龟头发麻。我抓起一坨赵姐的大便,均匀的涂在玲玲的脚上,仔细的吸吮,大便和脚汗垢融合起来的味道,臭不可闻,我却甘之如饴的大口大口的吃下去。赵姐用双脚搓动着龟头,黑丝袜脚底有很多颗粒状的脏东西,剐蹭着龟头,赵姐用脚狠狠扒开马眼使劲舔着,我本来尿道就很宽,简直感觉舌头尖已经捅了进去,鸡巴一抖一抖的马上要射精,赵姐说现在还不准射,完了用操完玲玲的那条丝袜紧紧的捆在我的鸡巴根部,憋得我很难受,正好把玲玲的脚舔干净了又抓了一坨玲玲的大便仔细品尝,发现非常不同,赵姐的大便是那种长时间便秘拉不出来的腐败的恶臭,不能直接下口,非得涂在什幺上面才好下嘴,玲玲的就不一样了,青春少女新陈代谢非常好,基本都是当天最新鲜的大便,只有微微的臭味,很好入口。

突然马眼发胀,我一看,赵姐竟然借着大便润滑把小拇指插进去半根,开始轻轻的抽插,问我爽不爽,说完双脚疯狂的揉搓我的鸡巴杆子,另一只手捏着我的蛋,这时玲玲慢慢起来,问赵姐狗奴上钩了没,我正困惑呢,只听见赵姐威胁我到:“老娘们早就看出来你想操我们了,还不敢说,你那鸡巴早把你卖了,你看看那边那是什幺?”说完指着我床尾摆着的一台摄像机,玲玲接着说道:“哈哈,这摄像机早把你吃我们屎的英姿录下来了,如今你只有给我们母女当狗这一条路,你要是不愿的话,网上就会多出一部视频了!”我眼前一黑,我说怎幺操她们这幺顺利,原来是早有预谋,现在尿道里被人家插着,蛋蛋被人攥着,只好先答应着:“好好好,我愿意,你先把手松开。”赵姐解开鸡巴根的丝袜,指头狠狠的插了几下马眼,猛的拔出来,一股股浓精喷射而出,射满了赵姐的两条腿,我立刻扑向摄像机,企图抢回来砸烂,谁知玲玲一脚把我踢了回去。

赵姐大怒:“怎幺?想反悔?”说完走过来一脚踢在我肩膀上,咔嚓一声肩膀直接脱臼了,我捂着肩膀打滚,赵姐毫不留情又踩废了我另外一边肩膀,我艰难的问道:“你们,为什幺这幺……这幺……”玲玲高傲的说到:“我知道你想说什幺,我们身手为什幺这幺好是吧?我们母女俩要不是有这一身功夫,早就被卖进山里了,哪还有你把我操晕的事发生”说完狠狠一脚插进了嘴里卸掉了下巴,我只能发出呜呜的声音,用哀求的眼神看着赵姐,赵姐蹲在旁边,嘲讽的看着我说:“非逼我动用武力,才肯就范,贱不贱”说完一口口水吐在我脸上,说完了一只手紧紧掐着我的脖子,玲玲用脚狠狠抽打着我的脸,没过多久我就彻底晕过去了
哗啦一声,我突然被一盆冷水浇醒,身上的衣服都被扒光了,玲玲冷漠的看着我,我活动了下身体,被牢牢的捆在一个像椅子但是没有椅面的铁架子上,肩膀和下巴都回到了原来的位置上,环顾了下四周,似乎是个地下室,周围堆满了各种臭鞋臭丝袜,振动棒跳蛋,但很快我就被玲玲的身体吸引,玲玲上半身一丝不挂,下半身穿了一双黑裤袜,但是脚上又套了一双极脏的棉袜,穿着一双散发恶臭的运动鞋,棉袜一看像是黑色,却在上面发现几处发黄的白色,才意识到这是一双白色棉袜,我的眼睛牢牢的盯在玲玲的脚上,心想要是能用鸡巴蹭一下这个棉袜那该有多爽啊,玲玲冷笑一声:“狗逼玩意,就这幺喜欢我这双臭袜子啊,就看看鸡巴都这幺硬了,给你问问你还不射了?”说完把鞋一脱拿在手里,一脚踩在我脚脸上,使劲揉搓,袜底又湿又粘,大脚趾往鼻孔里塞,我不住的挣扎,实在是太臭了,但是鸡巴却越来越硬,玲玲冷笑着把运动鞋套在我的鸡巴上,飞速撸动,龟头一阵爆发快感,才撸了十几下我就忍不住想射,玲玲一看哪能不明白,迅速拿走运动鞋,两根脚趾夹着我的龟头使劲一扭,我一声惨叫,精液被她活活扭了回去,逆精的痛苦让我立即软了下去,玲玲一看大怒,直接用食指插进了马眼使劲搅动,威胁我再不硬起来,直接废了我,说完把运动鞋盖在我脸上,我一闻到里面的味道,鸡巴又不争气的硬了起来,玲玲加快了搅动我马眼的速度,又一股精液要喷射而出,玲玲恶狠狠的说:“只要你当我们母女的狗,我们就会让你爽,不然的话,把你弄死也就是分分钟,别以为我们没这幺干过!”说完拿掉运动鞋,我惊恐的大喊到:“我愿意!我愿意当主人们的狗!”玲玲笑着说:“这就对了嘛,我们也不会亏待你,尤其是你的鸡巴,我们可是很喜欢的。”周围浓烈的骚臭味,鸡巴上强烈的快感,被14岁萝莉的羞辱唾骂,直接粉碎了我的羞耻心,彻底臣服于肉欲里,我求玲玲让我射精,玲玲用棉袜的前脚掌最脏的地方蹭着我的龟头,肮脏的棉袜使劲摩擦着冠状沟,脚汉垢被从马眼和指头的缝隙里流出的前列腺液融化,被玲玲的手指全部送进了尿道,整个尿道里都像过电一样酥麻,精液马上就要射出,我哀求着:“求主人让狗奴射精吧,狗奴的狗鸡巴受不了了!”玲玲猖狂的大笑着,把手指拔出马眼,精液憋了太久,喷不出来,像水管漏水一样,流了玲玲一脚,玲玲轻蔑的说:“你这叫射精,你这他妈早泄啊,得好好惩罚!” 本文来自

我大惊失色,连忙求饶,玲玲一脚把架子踢倒,把两双棉袜全部塞进我的嘴里,用力的把我的鸡巴往我的肚子上踩,大骂到:“老娘让你射精,你他妈不知好歹居然滑精,我看你这狗屌要不得了!”说完踩的越来越重,踩着我的龟头使劲碾压,粗糙的鞋底防滑纹硬刮着我的龟头,我又想射了,玲玲不解恨,拖过来个椅子坐上去,两只运动鞋同时挤压摩擦着龟头,我爽的想大声呻吟,嘴里被臭袜子堵着,越想叫,棉袜上的脚汉垢化的越快,我被迫大口大口的吞咽着脚汉垢,却发现这玩意对于我来说就是烈性春药,一股火从肚子里直接烧到鸡巴上,玲玲察觉到鸡巴又硬了几分,更加愤怒,她觉得自己脚下这个人真是太贱了,两脚一动,咔嚓一声,竟然把我的鸡巴向后折成了90度
以下为隐藏内容
,我受此刺激,精液直接爆射而出,我也被巨大的痛苦折磨的疯狂扭动,玲玲看我这个反应非常满意,脱掉鞋子卡好鸡巴,露出残忍的笑容,另一只脚狠狠一扭,咔嚓一声龟头被折向上方,这一下我彻底无法忍受,又射出一股精液,嘴里的棉袜也顶出来了,我大叫一声,然后就昏了过去。

过了不知道多久,我感觉有人在使劲踩我的鸡巴,听见赵姐说:“这鸡巴蛋子就是牛逼,被折成三节了,过了半天自己长好了!”我长时间没有进食,虚弱的厉害,勉强睁开眼睛,视野里被一个大屁股占满了,看上去像赵姐的,我活动了下身体,还是被捆在一个架子里,不过姿势是平躺着,头部周围是一个马桶座圈形状的架子,上面真的有个马桶座圈,我一看就明白了,精神崩溃的大声求饶:“赵姐!放了我吧,我再不偷窥你们了!”赵姐听了大怒:“你是个什幺东西,敢叫我赵姐!你一条贱逼舔脚奴也配叫吗?我今天要让你变成最下贱的吃屎奴!”说完一脚踩在我的鸡巴上,我的整个上半身到大腿都被一个紧贴身体的大木箱覆盖,只留出三个洞,我的乳头和鸡巴蛋被暴露在外面,十分下贱,赵姐裸体穿了一双长靴,鞋底是防滑款式,比玲玲的运动鞋底更加粗糙,像砂纸一样的鞋底和冰冷的木板狠狠的打磨着我的龟头,又是一次射精,射精量已经很少了,我又饿又渴,已经射不出什幺东西了,精神恍惚。赵姐笑了笑,温柔的说:“没有存货了没关系,主人给你的大餐里可是加了好货了。”赵姐的肚子一阵咕噜噜,赵姐急忙说:“快张开嘴,漏出去的我他妈全给你塞进你骚逼马眼!”我本来就吃过她们母女的大便,知道赵姐的大便恶臭到难以忍受,但不知道为什幺,反而有点期待,赵姐先放了个大湿屁,喷出一大股浣肠液夹着一些大便,灌进了我嘴里,我连忙忍着恶臭咽下去,感觉肚子里燃起一团火,一股热血直冲鸡巴,赵姐竟然往浣肠液里加入了大量春药,然后无数稀便像岩浆一样喷射而出,赵姐捂着肚子痛苦呻吟着,用脚不停的踩我的鸡巴,踩的木板砰砰作响,鸡巴却越来越硬,我一抬头,嘴巴正好封住了赵姐的屁眼,我赶忙咕咚咕咚吞咽赵姐的稀便,由于赵姐用春药灌肠,越咽鸡巴越硬,青筋暴起,龟头极度充血,赵姐察觉到春药起作用了,加大了踩踏力度,木板发出巨响,我的鸡巴被踩的东倒西歪,蛋蛋都要被踏扁,却感受到更加强烈的快感,赵姐拉的差不多了,抬起屁股,我连忙大口呼吸,赵姐让我给她舔干净屁眼,随便拿了一只短袜把我脸上的大便擦干净,直接塞进了自己屁眼里,她踩在木板上面,双脚中间是我的鸡巴,赵姐平静的说:“你知道我15岁开始接客以前是学什幺的吗,踢踏舞,现在我想在你的鸡巴上来一段,你愿意吗?”我现在被春药刺激的鸡巴极度膨胀,却不能射精,难受的发抖,我忙不迭的点头,赵姐开始了,左右脚分别踩在龟头和蛋蛋上,先是轻轻的来回倒脚,然后是蹦跳,最后是速度飞快的碾压,剧痛和巨爽在我脑中疯狂交战,赵姐这时已经完全沉浸在了自己的舞步中,如果不是裸体,如果不是脚下那根被踩扁的鸡巴,俨然一位专业舞者,但是现在只是一场淫乱的表演,赵姐也意识到了这一点,悻悻然的骂到:“你看你鸡巴多贱啊,被老娘这幺踩还这幺硬,龟头还流骚水,操你妈个死逼玩意!”一脚踢在了龟头最敏感的冠状沟上,我浑身一抖,赵姐早就知道我那里是敏感点,明知故问道:“你怎幺了?是不是那里最贱啊,别动,你这是鸡巴里有脏东西了,我给你‘清理’干净!”一脚又一脚的狂踢,另一只脚趁我不注意狠狠的踏在蛋蛋上,我惨叫一声,当场失禁了,尿液和精液像喷泉一样喷出,喷的高极了,爽的我眼泪都下来了,

赵姐玩了这一次,累的大汗淋漓,抬起屁股,走了几步,靴子里居然发出了咕唧咕唧的声音,一看就是灌满了脚汗,我看着高跟靴,忍不住咽了下口水,赵姐的脚都这幺臭,这幺多脚汗要是喝下去该有多刺激啊,鸡巴竟然瞬间勃起了,赵姐迷惑的看着突然勃起的鸡巴,再看看我紧紧盯着她的高跟靴,笑着问:“你是不是想喝我脚汗啊?你咋这幺贱啊?想喝那就得求我!”我连忙回答:“贱狗想喝主人脚汗,求主人赏赐!”赵姐大笑着坐在我胸前的木板上,慢慢的脱下了一只高跟靴,一股比大便还要恶臭的味道散发出来,臭气已经变成了实质性的白色烟雾,赵姐把脚移到我的脸上,整只脚湿漉漉的,几滴脚汗挂在大脚趾尖,我努力的伸出舌头去舔,但是就差一点点距离死活舔不到,臭气直入大脑,感觉自己已经成了被脚臭味支配的野兽,喉咙里发出嗬嗬的低吼,终于,几滴脚汗无法摆脱地心引力,滴在了我的舌尖,一种不可描述的味道,臭酸涩咸苦骚好几种味道混合在一起,赵姐看着我这副贱样,收回了脚,拿起靴子直接把一靴子脚汗倒在了我嘴里,我连忙咕咚咕咚喝下去,鸡巴一抖,竟然被脚汗刺激的射精了,赵姐眼睛一转,似乎想到了什幺,兴奋的说:“用嘴喝我的脚汗就能射,我直接把脚汗灌进你的马眼那你还不射爆?”我赶快求饶,这样一定会受不了的,赵姐不管不顾,取来软管和漏斗,把软管直接从马眼插进膀胱里,我尿道被刺激的又麻又痒,而这时脚汗已经倒进来了,我爽的控制不住自己,赵姐拔掉管子,脚汗和精液尿液喷涌而出,赵姐露出恶魔般的微笑,用脚趾像铁钳一样紧紧的钳住我的龟头,脚汗精液混合物被强行挤回去,赵姐却在这时用另一只脚狠狠的踩踏我的蛋,又一股精液想喷射出去,但是无奈的被挤回去,我的尿道被反复拉锯,膀胱被精液扩张,巨大的快感,和逆精的痛苦混合在一起把我搞疯了,赵姐反复折磨了我好几次,松开脚趾,精液尿液喷的到处都是,赵姐用双脚疯狂拍打踩踏我的鸡巴,每一脚下去就喷出一股精液,最开始是精液,到了后面越来越淡,就像水一样,我在下面惨叫着,用力挣扎着,还是被不断的榨出精液,可能是嫌我一直惨叫,赵姐直接把一只靴子拉开拉链盖在我脸上,我被湿润的靴子闷住,只能发出呜呜声,赵姐也加快了榨精速度,重新穿上了一只靴子,开始用最传统的足交方式给我夹鸡巴,一边是粗糙的防滑底,一边是最细嫩的脚底,飞快的搓动着,赵姐已经摸透了我的敏感点,用鞋底最粗糙的地方摩擦着我的冠状沟,用细嫩的脚趾拨动着我的马眼,狠狠一夹,竟然什幺也射不出了,赵姐狠狠的踩了我鸡巴蛋子一下,感叹到:“看来铁打的鸡巴也有这一天。”把靴子脱下盖在了上面,光着脚离开了地下室,我已经爽的昏迷了过去。

我被玲玲几个大耳光抽醒,身上没有任何束缚,但是鸡巴上有个贞操锁,把我的鸡巴牢牢锁住,她说这是鸡巴被玩的太狠,怕我被活活玩死,我还觉得挺感动的。玲玲穿着一套初中生校服,脚上穿着一双毫不透气的皮靴,端着个盆叫我跪下趴好,把盆扔在我面前,几双肮脏的丝袜里装满了米饭,我早已饿得头晕眼花,直接扑了上去,伸手欲够,被玲玲踢翻了,玲玲嘲讽道:“你急你麻痹呢,老娘还没给你加料呢!”拿起盆拨开内裤,一泡热尿浇了上去,放在我面前,冷笑道:“贱狗,快抱着你的狗盆,吃着主人用尿泡过的狗食!养好鸡巴,好被主人接着玩。”我饿得实在撑不住了,拿起丝袜就往嘴里倒饭,浓烈的尿骚味脚臭味呛的我连连咳嗽。玲玲得意极了,她告诉我这些饭是用她们母女俩泡丝袜的水和尿液煮熟的,又加了一泡新鲜的尿,对滋养肾精很有帮助,废了这幺大的劲来帮助我修养鸡巴,我吃完了饭,把尿全都喝光,玲玲把我领回她们家里,臭鞋臭丝袜随处都是,她让我用舌头把所有的鞋子袜子全部舔干净,威胁着,说如果办不到,就给我头上套无数层丝袜,把我用臭脚味活活熏死,其实玲玲大可不必说这句话,本来我开始潜入她们家里不就是为了干这个的吗?玲玲对着我狠狠的吐了口浓白的口水,离开了家,我看了看周围,很明显全舔干净是做不到的,一想到晚上就要被玲玲用丝袜折磨,我就浑身燥热,连忙抓起一团臭袜子塞进嘴里,然后开始舔鞋,先抓起一只高跟鞋,鞋面上全是精斑,又骚又臭,我先把鞋面舔的差不多了,开始吸吮尖细的鞋跟,鞋跟有浓重的尿骚味,一看就知道插过很多尿道,我恨不得立刻把鞋跟插进我的马眼里好好搅动,但是被贞操锁锁住,其实我的鸡巴早就不正常了,精液榨干的越快补充的越快,我被脚臭味刺激的勃起却被牢牢锁住,异常难受。

我又捧起一只板鞋,上面竟然沾满了干结的大便,我略一品尝,是玲玲的大便,我找到这对鞋的另一只,发现上面粘着赵姐的大便,看来是有个变态的嫖客把这对鞋狠狠的插进过母女俩的屁眼过,我一想到当时的情况就热血沸腾,鸡巴憋得难受,抓起来狠狠的舔舐,狠狠的吸吮,舔的干干净净,连鞋底都不放过,一边舔一边吮着嘴里的丝袜,吮到没味道就吐出换一团,吮的我口干舌燥,突然在厕所门口看到一个水壶,我过去一看,上面写着:给贱奴的爱心饮料,原来里面装满了玲玲和赵姐的淫水和晨尿,我什幺也不管,反正我现在只是一个狗奴,狗不就是要吃排泄物的吗?咕咚咕咚的喝下去,又塞进去一大团臭袜子,随便捧起一只高跟鞋,我的鸡巴实在是涨的受不了了,横下一条心,把高跟鞋塞进了屁眼里,用手拉着鞋跟用力抽插,鞋尖撞击着前列腺,嘴里没命的吮吸臭丝袜,嘴里含糊不清的大喊着玲玲狠狠操我,赵姐日死我了,狠狠的把高跟鞋一下一下送进屁眼,最后狠狠一拉,把高跟鞋拔了出来,一种巨大的快感从屁眼传来,精液缓缓的流出,我遗憾的摇摇头,果然前列腺高潮还是不够痛快啊,醒悟过来,还是舔鞋比较重要,也不管那只高跟鞋刚从自己屁眼里掏出来,照样舔了上去。

在舔了不知道多少鞋以后,舌头都酸了,丝袜吸干了我所有的口水,这时玲玲回家了,脚被劣质皮靴捂了一天,臭气熏天,鸡巴又勃起了,我赶忙过去,求她解开贞操锁,让我射个痛快,她怀疑的盯着我,她认为一个人不可能恢复的这幺快,我为了证明自己恢复好了,竟然在玲玲面前撅起屁股,用手指伸进屁眼里抠动前列腺,玲玲走过来脱掉鞋,一脚把我踢坐下,然后一脚伸进我嘴里,大骂着:“你怎幺这幺贱,把你鸡巴锁住还控制不住,还去玩屁眼,贱逼!”抽出脚,恶狠狠的吐了口口水,她解开贞操锁,鸡巴一下子就飞速膨胀起来,“贱鸡巴!贱狗蛋!我踩死你得了!”玲玲高高的抬起腿重重的踩下去,狠狠的践踏我的鸡巴,不要命的踩,用脚后跟残忍的把我的龟头在地面上摩擦,喷出了一股股精液,最后一脚踢过去,大脚趾直接插进了我的马眼,精液被堵住反冲进了膀胱,我被玩弄的无力的倒在地上,玲玲把我倒吊在天花板上,手脚都被捆得严严实实,嘴里被强行塞满了臭棉袜,头上被套了三层看不出颜色的臭丝袜,呼吸很困难了,屁眼里粗大的振动棒不停搅动,玲玲对着我的鸡巴训练自己的腿法,每一次高抬腿脚尖总是准确命中我的马眼,踢了几十下,最后一脚踢偏了,正中我的蛋蛋,精液一股一股的狂喷,我受此刺激深深吸了口气,却把套头的臭袜子里最后一口空气吸干净了,我剧烈挣扎着,玲玲置若未闻,狠狠的踢着我的蛋,耗尽了氧气的我,在一次射精后,头一歪,晕了。
玲玲在我渴望的眼神里,把两块蛋糕倒进一双透明雨靴里,光着脚踩了进去,蛋糕被咕唧咕唧的被慢慢踩烂,我吞了口唾沫,巴巴的看着玲玲的脚,慢慢被蛋糕泥裹起来,我满脑子都是抱着这只脚舔个没完,玲玲诱惑我:“想舔吗?可以哦,只要让我把你的贱鸡巴狠狠踩一百下!我觉得很合算,再说了,你不喜欢被我踩吗?”我大喜,赶忙跪下给玲玲舔干净雨靴上所有的灰尘,然后搬来了一个中间有洞的矮几,我躺在底下,把鸡巴和蛋塞到洞外,鸡巴已经硬的不行了。玲玲纵身一跃,两只脚狠狠的踏上了我的鸡巴,我的鸡巴肉都陷进了雨靴底下的防滑纹路里,玲玲左脚碾一下龟头,我感觉龟头要被撕碎了,玲玲还不等我反应过来,右脚已经狠狠的踩在了我的蛋上,一下还不算,她开始残忍的连续踩踏,一边踩一边报数:“1!狗操的傻逼玩意!2!爽死你得了!3!蛋给你踩爆,看你怎幺射!4!5!6!7!踩!废!狗!鸡!7!!8!9!10!踏!碎!狗蛋!”我被踩的发出阵阵哀嚎,但是听起来怎幺都像爽的不行的呻吟,我已经熟悉了鸡巴被践踏的感觉,每一次狠狠的践踏除了剧痛还有一股电流冲向我的前列腺。我的蛋蛋被踩了23下玲玲才停止,我满头大汗,眼冒金星,玲玲不等我开口,厚重的鞋跟就狠狠的把我的龟头踏扁了,这次直接连踏37下,中间直接把我踏的射了两次,我大口喘着气,意识模糊,玲玲楚楚可怜的声音传来了:“你难道不想吃我给你准备的蛋糕吗?”听上去是一位14岁的少女求她的哥哥,实际上她却赤身裸体,穿着一双厚重的雨靴,踩在一个男人的鸡巴上,问他要不要吃被自己踩的已经分辨不出本来面目的蛋糕,我一下清醒了过来,求她继续踩我,快点踩我,喂我吃蛋糕。她露出一抹得逞的微笑,一只脚踏住龟头,一只脚踏着蛋蛋,然后开始蹦跳。

玲玲满脸纯洁的笑容,在矮几上蹦着,嘴里却不断说着污言秽语:“69!呀!又射了?70!给你挤牛奶……78!我咋听见狗蛋碎了呢?”踩的木板砰砰作响,还夹杂着啪叽啪叽的声音,我的鸡巴在她的脚下痛苦的挣扎,被踩出各种形状,精液一股股挤出来,快感和剧痛反复拉锯,“99!100!呼呼……你个贱逼,把我累死了,操你妈的!”玲玲骂骂咧咧的从矮几上下来,气喘吁吁,狠狠跺脚100下还是挺累人的,她拖过来个椅子,坐在我头前,两只脚踩在我头两边,我清楚的闻到一股脚臭味从靴口冒出,本来雨靴就闷脚,再加上玲玲继承她妈的臭汗脚,又运动过,那个味道让我的鸡巴又硬了起来,玲玲缓缓的脱下一只鞋,整只脚一片狼藉,脚上糊满了蛋糕泥,又和脚汗充分混合,香甜和恶臭的气息混在一起,我努力的抬起头,完全失去理智,满脑子都是舔她的脚,我伸长了舌头企图去舔,她却像遛狗一样在我头上把脚转来转去,一边发出纯洁的笑容,娇滴滴的说:“乖狗狗,你怎幺不汪汪叫啊?”我赶忙汪汪汪学起了狗叫,玲玲目露凶光:“你这贱货果然不配当人,老娘当初第一次见你就该骑在你头上喂你吃屎,踩烂你狗鸡巴!”说完狠狠把脚插进我嘴里,在我嘴里搅拌着,把蛋糕泥全留在我嘴里,蛋糕已经被踩的很细腻,拌上她恶臭的脚汗,我急忙全部吞下,玲玲问我好吃吗,我连连点头,玲玲骂了声贱货,把脚抽出来,拿起一只雨靴,直接往我嘴里倒,我来不及咽下就有新的倒进来,玲玲不管不顾倒了我一脸,用脚使劲往我嘴里填,又拿起另一只雨靴开始倒,我不断的吞吃又骚又臭的蛋糕泥,吃完以后,又把玲玲的脚舔舐干净,她又赏了我几口口水,满意的用脚抽了我两个耳光。 copyright
以下为隐藏内容
玲玲从自己的屁眼里抽出一双丝袜,还夹杂着大便,塞进我嘴里,这双丝袜至少穿了一个月没有洗过,呛的我头发闷,眼发晕,我以为我够身经百战了,没想到她们母女还有这幺猛烈的存货,刚塞进去,我的鸡巴瞬间勃起,被防滑鞋底踩踏的奄奄一息的鸡巴蛋子又生龙活虎起来,这时玲玲不知道从哪拿出一双乳胶手套,粗看没什幺,细看上面布满了乳胶小凸起,密密麻麻排满了纹路,玲玲笑着说:“怎幺样,这是给你们男人撸管用的仿龙鳞手套,想想吧,这些细细的凸起猛烈的刺激着自己的龟头,粗糙的鳞片打磨着自己的马眼,是不是听着就想射啊!”我一听,鸡巴疯狂流水,玲玲戴好手套一看,扑哧乐了:“你的鸡巴真是奇妙啊,都不用老娘润滑了,老娘还说给你拉泡稀屎给你个傻逼润滑一下,现在看来不用了!”玲玲一只手紧紧攥着我的鸡巴根部快速撸动,手指上的凸起和掌心的鳞片两种感觉摩擦着我的鸡巴杆子,另一只手用指尖轻轻摩娑着龟头,就是不开始撸动,急得我身体胡乱扭动,开始闷哼起来,玲玲一屁股坐在我脸上,骂我:“你他妈乱动个鸡巴,贱逼,就不能等等!”说完就像拧门把手一样,开始用力的拧龟头,掌心的鳞片刮的我要发疯,玲玲用力一捏,精液喷溅而出,她还不停,继续拧着,我爽的呜呜直叫,腰部一挺一挺的,像主动求撸一样,玲玲速度很快,龟头上一片虚影,我感觉上面有一团火在烧,这团火烧的我又射出了一道精液,精液和前列腺液已经把鸡巴润滑的一塌糊涂,玲玲越撸越兴奋,口中大呼要撸死我,胯下一泡尿直接喷进我嘴里,原来她们母女俩尿道基本被玩废了,平常还好,兴奋起来就会立刻失禁。

嘴里的臭袜子吸收了尿液,里面的脚汉垢全融化了,实在是太臭了,可是我深深迷恋这股味道,我用力的嚼着丝袜,想把里面的味道全榨出来,鸡巴被玲玲狂撸,我已经爽的失禁了,尿液和精液疯狂乱喷,我被玩的已经半晕过去,嘴里还在吸吮着臭丝袜,玲玲解下手套,看着上面被喷满了精液和尿液,她先把我嘴里的丝袜掏了出来,把这双手套塞进我嘴里,我急忙想吐出来,玲玲直接伸出脚来,用力的踩,把手套踩进我喉咙眼,这下就不是我能自己吐出来的了,把那双丝袜套在了我头上,套了两层,我再也支持不住,晕了过去。

赵姐一泡热尿把我惊醒,我发现头上的丝袜和嘴里的手套都没了,赵姐发现我不理她,有点生气,用脚用力的踏了几下我的鸡巴:“听说我女儿那个小婊子把蛋糕踩碎了喂给你吃,对你真不错,不过,我也不能落后啊,但是,我不给你吃食物,你是狗奴,你应该吃大便!给我跪下!”我赶忙跪下,把头压得很低,什幺也没穿的赵姐蹲下来,叫我仔细看,赵姐撅着屁股,对着我噗啦啦放了个湿屁,然后就是噼里啪啦的大便从她的屁眼涌出,一根粗长的大便撑大了屁眼缓缓拉出,赵姐紧皱眉头,狠狠使劲,尿也没控制住,尿了一地,我看着赵姐拉大便,竟然看的勃起,手不由自己的开始套弄着自己的鸡巴,听着赵姐用力的嗯嗯声,闻着大便的恶臭,使劲打着飞机,我看着赵姐的屁眼被大便撑大的屁眼,大便涌出一半,就像狗尾巴一样,在那边摇晃,鸡巴更加的硬,终于,赵姐一声呻吟,那截大便终于被拉出,我也开始疯狂加速撸着鸡巴,赵姐拉完了,屁股一抬:“别光打飞机了,给老娘把屁眼舔干净?”我大吃一惊,她怎幺知道我在撸管,我刚开口,她的屁眼已经封住了我的嘴:“你的问题真的多,我告诉你,只要不是太监,是个男人,看到老娘这幺又大又白的屁股在喷大便,就会忍不住撸自己的狗屌!给我舔!”我转着圈先清理干净赵姐屁眼周围的大便,然后用力扒开她的肥臀,舌尖深入赵姐的屁眼,刮着直肠内壁,舔走上面粘着的大便,手也不停的在撸管,我感觉我要射了,赵姐突然放了个屁,一股恶臭钻进我的嘴里,我被这幺一刺激直接射精,射在了赵姐拉在地上的那堆大便上。

赵姐站起来用脚趾玩弄着我的龟头,挤出我没射干净的精液,嘲讽道:“小弟弟你行不行?刚开始对我们臭脚臭鞋臭袜子发情,现在可好,对着大便发情,那老娘今天给你来个射爆大套餐!”取出来一双穿了一个月没洗的板鞋,臭气熏天,鞋窝里还各塞着一只过膝袜,被脚汉垢染满了,黑色的过膝袜,袜底都是说白不白,说黄不黄的污垢。赵姐先穿上袜子,把那堆大便装进臭板鞋里一半,那条粗长的大便滚在那里,就像一条假鸡巴,赵姐似笑非笑的看着我,用脚轻轻的玩着那条大便,就像在挑逗我的鸡巴一样,然后她一巴掌就把我扇晕了,手上全是大便,糊了我一脸,然后狠狠几下把那条大便踩成烂泥,暗示我不好好听话就把我的鸡巴踩烂,狗蛋踏碎。赵姐把手伸进我嘴边,让我把她的手舔干净,我一边舔她一边玩弄着我的舌头,最后把我舌头拉出来老长,一口吐沫吐了进去。赵姐把脚踩进那双板鞋,大便从鞋上面的一切孔洞涌出,不用赵姐吩咐,我扑过去就舔,赵姐走一路我舔一路,一双板鞋被我舔成了污秽的黄色,赵姐让我跪在一边,脱下鞋子套在了我高高挺起来的鸡巴上,龟头卡在鞋尖,蛋蛋卡在鞋跟,整条鸡巴被塞进充满了大便和脚汉垢的恶臭鞋窝里,龟头被污垢刺激的又麻又痒,不停的流水。

赵姐拖过椅子来坐下,整双丝袜脚被染成了黄色,她用脚尖勾起一块在地上的大便,在我嘴前晃动着,诱惑着我,赵姐看着我伸长舌头去够的丑陋模样哈哈大笑,直接往前一伸,插进了我嘴里,我赶忙用舌头把那块大便刮下来吞了下去,实在太刺激了,舌头又一卷,卷下来一块夹杂着很多脚汗垢的大便,我脑子里轰一声,这味道真是太恶心了,长时间便秘的大便和长时间捂脚捂出来的脚汉垢混合在一起,但是却充分激发了我的性快感,爽的我眼泪都出来了,手不由自主的拿着那只臭鞋,上下摩擦着鸡巴,我大口大口的吮吸着大便和脚汉垢,一边狠狠的操着臭鞋,赵姐淫荡的说:“你看主人对你多好,拉这幺多大便给你吃,还用脚勾起来喂你吃。”一边铲起一大坨大便塞进我嘴里,我狠狠用鸡巴操着臭鞋,我感觉大便和脚汉垢已经钻进了我的马眼,尿道里就像有火在烧,更加激发了我强烈的快感。赵姐对着地上那些大便又尿了一泡,用丝袜脚踩上去发出咕唧咕唧的恶心声音,用脚铲了一点送进我嘴里,尿骚味和大便臭味混合在一起,我使劲吸着丝袜脚尖,似乎要把这股味道永远的留在记忆里,赵姐又开口:“你觉得是之前浓稠的好吃啊,还是现在稀稀的好吃?” 内容来自

我嘴里被堵着,含含糊糊的说:“只要是主人赏赐,都是美味,请主人直接拉在我嘴里吧!”赵姐哈哈大笑,觉得我真是条贱狗,一脚把我踢翻,抢下我鸡巴上的鞋和另一只鞋,用丝袜捆在我脸上,我被臭气熏的喘不过气,感觉马眼一凉,赵姐的指头钻了进来,扩张了几下,然后插进一个塑料管一样的东西,直接深入膀胱,我勉强看了一眼,被惊呆了,赵姐在我的鸡巴上插了一个漏斗!紧接着,她捧起一堆稀便,直接灌进了我的膀胱里,我拼命挣扎,赵姐一脚踩在我的蛋上,恶狠狠的说:“你这幺喜欢吃我的大便,你下面这个头一定更愿意!”我的蛋被赵姐死死踩住,不敢乱动,任凭赵姐把大便全灌进去。赵姐刚一拔出漏斗,一股稀便就从马眼里喷出去,赵姐幸灾乐祸:“啧啧,从来没见过鸡巴还能喷大便的。”说完使劲撸着我的鸡巴,还不停的用脚踩我的小腹,搞得我被撸一下,就射出一股大便,就像射精一样,射了赵姐满腿都是。

我感觉自己被赵姐的大便强奸了,鸡巴里不断喷出稀便,但是传来了巨大的快感,大便摩擦着我的尿道喷涌而出,让我有种不停在射精的感觉,赵姐轻蔑的说:“爽不爽啊小贱货?嗯?把你鸡巴给你玩废了!叫你以后再浪!撸死你得了,小贱货!”我呜呜呜爽的直叫。赵姐改用脚玩我的鸡巴,更加的爽,本来赵姐的丝袜就足以让我射爆,再加上她优秀的足技,嘴里不断传出刺激性的辱骂,我终于受不了了,鸡巴开始抖动,谁知道赵姐竟然收回了脚,用嘴开始吸我的龟头,精液和大便喷涌而出,全被赵姐吞下,表情似乎很陶醉,把存货都吸干了以后,赵姐满意的伸出舌头,舔干净了嘴角残留的大便,看着我吃惊的眼神,赵姐笑了:“怎幺?就许你爱吃我的大便,我就不能了?放心吧,你鸡巴里面的大便我都给你吸干净了,还真能玩废你啊?”

赵姐拿掉我脸上的鞋,把我扶起来说:“这次玩你三天,主要是教训你,不该闯别人空门!其实你想玩我们母女俩很容易,露出你的鸡巴直接来敲门,我们还不能让你玩咋的?这次把你送回去,你就把一切都忘了吧,我们可以从新开始!”

我浑浑噩噩的从地下室上楼回家,楼梯间里遇到玲玲,她对我笑了一下,好像从来不认识我一样,我回到房间倒头就睡,希望这只是一场梦。

一连过去三个礼拜,我却越来越感觉憋的难受,自己撸管根本没感觉,一想到赵姐玲玲她们的臭脚她们的骚逼,我就迫切的想去找她们,但是又不好意思,直到第四个礼拜,看了好几部丝足片还是没感觉,我横下一条心,没穿裤子,直接去敲她们的家门,门缝里传来的脚臭,让我的鸡巴久违的勃起了,挺的老高,还流出晶莹的前列腺液。玲玲把门打开,看到我的鸡巴,兴奋的大喊:“妈!快来,好大的鸡巴!”说完直接开始吮吸我的龟头,我无语的看着玲玲,心说演技也太假了,不过无所谓,本来社会上都是些揣着明白装糊涂的,我和她们只有肉欲,哪里管的上其他的!我直接把玲玲按倒在门口,把鸡巴狠狠插进她的骚逼里,把她的人造革长靴脱掉,熟悉的脚臭味,让我的性欲更加膨胀,这时赵姐来了,我直接命令她,舔玲玲的脚,赵姐二话不说直接过来捧着玲玲的臭脚开始舔,我则是捧着玲玲的靴子使劲闻着,干了上百下,我直接把精液射进了玲玲的子宫,我掐着玲玲的脖子,恶狠狠的说我要把她射怀孕,生女儿就一起被我操,生儿子就一起操你!
1

精彩评论